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天

Ajaap

 
 
 

日志

 
 

有一种语言叫赤峰话  

2012-05-10 11:06:42|  分类: A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种语言叫赤峰话


有一种数量叫老鼻子,有一种运动叫滚犊子,
有一种创伤叫秃噜皮,有一种吃态叫可劲造,
有一种性别叫二椅子,有一种顽皮叫欠儿登,

有一种能力叫吭呲瘪肚,有一种故意叫净引儿地,
有一种设施叫马路牙子,有一种工程叫半拉可机,
有一种频率叫做晃常儿,有一种失败叫突鲁反仗。
有一种骨头叫波罗儿盖,有一种心态叫杨了二正,


有一种解决叫咋整, 有一种浪费叫霍霍, 
有一种重复叫磨叽,有一种状况叫毛楞,
有一种面貌叫磕碜,有一种讨厌叫咯应,
有一种观察叫撒漠,有一种掩护叫打狼,

有一种为人叫得瑟,有一种软弱叫尿迹,
有一种疑问叫噶哈,有一种习惯叫埋汰,
有一种聊天叫唠嗑,有一种速度叫麻溜,
有一种愤怒叫急眼,有一种喜欢叫稀罕,
有一种厉害叫尿性,有一种傻叫得儿呵!

 

 

 

有一种语言叫赤峰话(另一版本)

 

有一种重复叫磨叽,

有一种状况叫毛楞,

有一种面貌叫磕碜,

有一种讨厌叫咯应,

有一种观察叫撒漠,

有一种为人叫得瑟,

有一种软弱叫尿迹,

有一种疑问叫噶哈,

有一种习惯叫埋汰,

有一种聊天叫唠嗑,

有一种速度叫麻溜,

有一种愤怒叫急眼,

有一种喜欢叫稀罕,

有一种厉害叫尿性,

有一种心情叫憋屈,

有一种数量叫老鼻子,

有一种运动叫滚犊子,

有一种创伤叫秃噜皮,

有一种吃态叫可劲造,

有一种性别叫二椅子,

有一种独处叫卖呆儿,       

有一种顽皮叫欠儿登,

有一种能力叫吭呲瘪肚,

有一种休闲叫无极六兽,

有一种故意叫净引儿地,

有一种感叹叫哎呦我去,

有一种设施叫马路牙子,

有一种工程叫半拉可机,

有一种频率叫做晃常儿,

有一种失败叫突鲁反仗。

有一种骨头叫波罗儿盖,

有一种心态叫杨了二正。

 

 

 

赤峰话写的诗

 

今儿个哄晌,

俺搁这儿抢不声地想你,

想知道这工夫你在嘎哈呢,

想知道俺是否在你的心阁廊里,

想知道你奏梦那会儿,

见没见俺在营子边儿那嘎哒等你。

就这么傻了巴叽地想你,

在这黑不擦儿的夜里,

稀不愣儿的小咬也不敢吭气,

光听俺自个在这悄鸟儿的磨叽。

因为想起了你,

悄黑中有了一种乌了巴突的美丽,

夜来个那些甜巴溜丢的话语,

临期末了还真亮地留在俺的脑瓜子里。

  

也不知咋地,

就这样绑丁地想你,

心绞麻乱的觉着成地不中呢,

像魔怔病一样想见到你,

知不道你是车车俺还是甩剂子远去。

佛说:前世五百次撒莫才换来今生的相遇,

俺想用一万次撒莫,强撕把伙换你一次浪系,

备不住这辈子该你的,

多咱能拽着你的脑袖子,

悠庭的走向老天巴地

 

 

 

赤峰 老好了!!!

 

记者到赤峰的田间地头采访老农。

 “大爷,您这干嘛呢?”

 “揍手地呢”

 (记者不懂)追问:“干吗?”

 “砸土拉卡啊!”

 (记者还是不懂,转换话题)

 “大爷,今年想种点什么啊?”

 “往们寻思着种点高粱谷子吾的呢”

 “大爷,那高粱谷子浯了能发芽吗?”

 老农急了:“你咋瞎噜噜呢, 你家高粱谷子浯了能发芽啊!”

 

 

 赤峰某领导带队到南方考察, 向当地人员说明来意:

    “往们寨次来呢,主要是淆习来了, 夜来个到寨嘎哒一撒摸, 坐窝傻眼了, 真不赖, 其大乎地较着往们差距推大了……”

     当地工作人员没听懂,便礼貌地打断了领导的发言: “真对不起,您的话我没听明白”

     领导不乐意了:“听不懂?那中央电视台罗京说话你听懂不?”

    “他讲的是普通话啊,我们当然能听懂的!”

     领导笑了:“往们就是普通话啊!”

 

 

 赤峰某乡村老师去北京某学校参观学习。学生们听说老师从草原来的,就要求老师讲草原的故事, 老师欣然应允:

 “往们内嘎哒吧,草甸子上的来逮才多呢……”

 “老师,你们那的草垫子多少钱一个?”

 “老师,来逮是啥玩意儿?”

 “啊,呵呵,草甸子就是草原,来逮就是狼啊,听我接着讲: 有一回啊我上山, 知不道从哪窜出个来逮,哎呀妈呀,给我吓的屁屎狼烟,坐窝就堆委那了……”

 “老师,坐窝是啥意思?”

 “老师,堆委是啥意思?”

老师满脸尴尬不耐烦,甩下一句话拂袖而去:“这帮鳖犊子,啥啥不懂,不稀得车车你们了!”

 

 

林西大营子方言

 

业了格哄尚,我喜泛儿抱着往闷家小压崽子,往闷凉口子到营子里创门子,格大老远就听李大斋棱他喜泛儿二胖子正打那淆来逮教换纳,:“你们大火说说,我刚到棒子地里勘地,就创件二毛驴子在往门棒子地里放牲口呢,我绝了他一句,他就绝上我了,还奏了我一楚子,拿成室轻了,他格王吧高字操地....哇哇.....”她俩手掐脚脖子逮那叫换。

我喜泛儿和二胖子是干解霉,一听就帆了,说我连桥他儿喜泛儿翠花:“你嫂子你给我抱孩子,真看往门娘家没人了泥...”我一辛四,她个老娘闷儿,去了也转不料香应,我就熊她:“你回切,还显了你了呢!”她看我帆儿了,抱往们家小压哉堵气留博就撂回切了。

我一辛四,二胖和我连桥季涌缸季大占掌是破鞋(往门营子人都直道),我连桥改林西大迎子上班,没改家,不能饶了二毛驴子,我飞奏他个王把高紫,我就气格囊的去找二毛驴子干帐,逮道上我就减个流流平子和一个大土卡拉。

老远儿就看见二毛驴子歹他二救母家门钱儿吨着呢,我上去没敢革流流平子科,我就拿那大土卡拉六了他一下子,一下字就把他爷拉盖六个大口子,写顺脸躺,他直淆狗教黄。他一边教黄一半喊他二哥和他大哥,我一辛四不对近,那俩家伙跟个大朝种是的,生口八道的,还有我好刮答。跑吧,我撒腿就挠杠子了。

一门撂一门昨磨,我去找我二小就子黄毛去,黄毛虎了八几的是个王命图,他们都海怕他。非和二狗子他们哥仨儿拼人种!!!歇割杂总!!



赤峰话版《再别康桥》

 

不会是真的吧?
压么巧动儿地,我走了,  
就哄我先前儿似的悄袅儿地来。  
我呛么声儿地晃晃胳白,  
哄西班儿的云骨朵分开。  
那泡子边儿的金柳儿啊,  
是末老爷儿前儿的新喜沸儿。  
水影影儿里的倩磴样儿,  
在我地心窝子这孩儿逛荡。  
埋了巴汰儿的青荇,  
油的呼儿地在水里得瑟。  
在老河的水影影儿里,  
我就乐意当根儿水草儿。  
榆树阴凉儿底下那坑子水,  
那可不是泉眼儿啊,那是天上地彩虹,  
搓么碎喽,葛嘞到水草儿里,  
澄兴澄兴,就跟揍了个梦儿似的。  
嘎哈啊?还卜椤个挺老长地拔棍子,  
朝着那草甸子贼青那嘎哒撒么撒么;  
整一兜子星星不点地亮光儿,  
就搁那星星不点地亮光儿里嗷唠两嗓子。  
但我不能嗷唠,  
呛么声儿地,是滚犊子的笙箫;  
扑勒蛾子也吱为我蔫儿了,  
蔫儿巴唧儿地,就是这晌晚儿的康桥!  
我傻了巴叽地走了,  
就哄我先前儿飚的呼的来;  
我抖擞抖擞恼袖子,  
可没穴么走一箍哒云彩.

 

 

 

夜了个,我波了盖儿生疼,就哄朋友一起近便儿地到头道街内嘎达找先生扎故扎故,看时候赶趟,没到晌火头子呢,寻思着就顺捎划拉个炊厨,再买点棒子面拉哄地。没成想碰上个欠不登,真格应人,知不道他是嘎哈地,站在边儿上瞎噜噜,跟个大嘲种似的,也不嫌乎磕碜,先我没希的勒他,心思即你刺,看你有多大尿。

      哼是地,看我老么卡撒眼的没租声,又拽我挎兜子,非要嘎点儿啥,还指画我脑瓜门子说我山炮,整的我无极六瘦地,这不寒碜我吗?瞅他漠漠唧唧的不消停,我成的不嘚劲儿了,就加吧他,别哨了,他猫腰拿土了喀要蹓我,看他那难奏样儿,我心里火出燎地真想给他个脖篓子,往们哥儿们殃及我别勒他,跟前的人也七的呼劝我说:净瞎勒,听那赖逮叫还不养小嘎嘎了呢,这前儿个,治不地干仗,不大离儿过去就中了。

      我较这也是,瞅他那二胰子样,也懒得扯扯他,他萨么萨么,怕挨挺,也草鸡了。瘪犊子,前儿个我说了,他个还大愿的,要隔过去没当村长时,我坐窝就撸他了。嘎哈酿?吃了茫?哄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